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山博赡新闻博客资讯网

相关部门至今没有给出定论

发布:admin05-15分类: 军事新闻

  距离走下奔驰引擎盖已经13天,尽管已经在7天之前和解,但王倩(化名)依然未能走出漩涡。

  综合新京报、红星新闻、南方周末、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公开报道,一家注册资本为10万元的上海竞集文化发展公司被指控与多家商户存在经济纠纷,并拖欠供应商款项,总额达数百万元(有媒体统计为575万元)。工商注册资料显示,王倩担任该公司监事,在奔驰事件中多次以王倩家属名义接受采访的赵磊(化名)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倩的母亲为法定代表人,占股10%。

  王倩与赵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上海竞集拖欠供应商款项,称“是公司欠的款”。王倩本人在回应欠款和债务纠纷时表达了两层意思:第一她的个人隐私没有得到保护,已授权律师处理。第二这些网络传言漏洞百出,希望对方(商户)实名并拿出证据,走司法程序。按一般常识,走司法程序的结果是这样的:若上海竞集没有清偿能力,赵磊的清偿责任为7.425万元,王倩母亲的清偿责任为1万元。

  这便是王倩目前的事实处境,短短一周时间从维权者成为被维权者,角色互换,并再次引发新一波舆论。不如先将“是否应该一码归一码”的争论放在一边,在和解多日之后,对此事件再观察。

  3月27日,王倩将车开出4s店。据她说,开出店门后仪表盘即显示“下一次加油时加注1L机油”字样(王倩没有立即返回4s店,而是将车开回家,并去车管所上了牌)。尽管此时,车已经售出,但她认为还没开出一公里就要按照国家三包政策换发动机,她无法接受,网友和更多的消费者也不接受:车在出店前一定存在问题,更何况在提车之前,4S店推迟了提车时间进行过检测。

  然而,在4月16日的和解现场,当奔驰方向王娟提供了视频、文字以及图像资料之后,王倩又说,奔驰方提供的车辆PDI检测资料“有理有据”,“从我的主观判断来看,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它说服得了我。”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她同意了奔驰的立场,推翻了自己此前的坚持,主观认为车在出店前没有问题。令人不解的是,在此之前,奔驰方一直未就漏油一事发表看法,在整个事件中,利之星的发声也就女高管被批傲慢的那么几分钟录音。

  那么这个时候,问题来了——车到底有没有问题,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的问题?有消息说,第三方的检测过程是漫长的。

  从坐上引擎盖到4月13日之前,舆论基本围绕的是利之星的店大欺客以及王倩的有理有据展开。到了13日晚间,在利之星高管和王倩的会面音频曝光后,矛头开始转向王倩在会面时曝光的“金融服务费”。随后,税务部门开始介入,舆论的关注方向也随之发生改变。

  截止目前,关于金融服务费,行业监管部门以及行业协会都先后发声,但是都自说自话,甚至一些部门出现立场上的前后矛盾。消法规定不能收取,奔驰北京公司表示不能收取,银保监会也发声表示要进行调查,但是西安税务部门在央视的采访里,却只中性的陈述了款项流水事实,而没有对这一行为做出定性。随后,在和解协议里,利之星给王倩退掉了金融服务费。那么,其他被收取了这项费用的车主怎么办,相关部门至今没有给出定论。

  和解,法律上指当事人约定互相让步,不经法院以终止争执或防止争执发生。一般情况下,我们看到的都是司法部门从中调节。但在这件事里,从中调节的似乎是监管部门。王倩公开的表述里曾提到,监管部门介入后对她做了很多“心理安抚”,两次调节现场也都出现了监管部门的身影。

  涉事双方有选择如何解决纠纷的权利,我们无意绑架他们的选择自由,但是,在发动机的事故真相和金融服务费的定性到来之前,让双方和解,将一个原本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公众事件悄然转化成了一对“夫妻”的私人恩怨。有关部门急于灭火,实在于公众维权不利,于市场环境不利,和稀泥的操作方式也和本职的监督和管理相悖。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王倩说她是合理合法维权,不是按闹分配。和解之后,她又说很后悔坐上引擎盖。不管她本人愿不愿意承认,双方和解都在客观上让按闹分配成为事实,也许她本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合法吗?真按法律程序应该是:车既然已经售出,走三包政策。

  现在,让我们把话题回到王倩被上海方面维权一事上来,在上海警方已经确认王倩所实际控制的公司债务纠纷和拖欠款项属实的情况下,王倩做出的回应是:网传是谣言,请走司法程序。有媒体报道说,曾经有8个月时间,商户们找不到她,就像她曾经找不到利之星的女高管一样。

  10天之后,她就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在“被维权”时,她让对方走司法程序,在自己维权时,她选择坐上引擎盖。后来,的确也有更多人模仿她坐上了引擎盖或者沙盘,用这样一个或许合情但并不合法的方式维权,在外地,一位孕妇因此被警方带走。

  这个时候,或许我们需要谨慎地考虑一下,被网友追捧的王倩维权的“典范”意义究竟“典范”在哪里?她以一己之力揭开了行业内幕,但司法并没有在其中扮演主角,甚至至今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利之星4s店停业整顿还是奔驰自己的决定。

  因此说,这既是两码事又是一码事。说是两码事,就是不要因为王倩的“被维权”而转移视线,奔驰车的质量问题和金融服务费真相未明,需要继续盯着,也只有这样,王倩坐上奔驰引擎盖维权这件事才真正具有典范意义,才会真正推动汽车销售行业乃至整个维权环境的改善和进步,否则就只是抖音上的一起简单的网红表演。

  说是一码事,就是说站在我们正在讨论的“维权怎么这么难”的角度上,在10天内相继曝光的事关一个人的两起维权事件,向我们呈现了一个极具价值的可供观察的维度,其间,司法扮演的角色,以及监管部门、涉事企业以及个人的前后选择、事件转折走向耐人寻味。两件事放在一起看,或许更能理解“维权怎么这么难”。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半个月时间里,除了西安方面涉事双方和解之外,貌似强大的舆论除了把一个普通女人塑造成“典范”之外,究竟还推动了什么呢?车辆质量真相未明,金融服务费定性未明,上海商户和供应商们的钱来去未明,谜团也依然还是谜团,只有法律,在需要和不需要,利己和不利己之间,像个漏气的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